金祥彩票手机端

柳下挥微微一怔马上就想到了李鱼此来的目的别

  袁天罡眼珠一转,笑道:“姑娘我倒没有见过,只见过一个海棠果儿般的圆圆脸的小子,眼睛也蛮大的,不过却是有眼无珠,不晓得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人。”
 
    华姑大怒,叉起腰,唬起小脸儿道:“你是在说我吗?”
 
    话犹未了,武士彟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小畜牲,不听为父教训!谁叫你跑出来了,把她给我带过来!”
 
    华姑扭头一看,就见中门大开,父亲武士彟与母亲杨氏带着哥哥姐姐一起迎了出来,训斥了华姑一句后,武士彟就匆匆迎向荆王的车驾,李伯皓向华姑走过来,耸了耸肩膀,
 
一副“跟我回去!不高兴跟你爹讲”的神气。
 
    华姑撅了撅嘴儿,又瞪了袁天罡一眼,道:“都怪你!”父亲当面,她是跑不了,只得怏怏地向父亲身边走去。
 
    此时,荆王殿下的轿帘儿缓缓地卷了起来,荆王李元则懒洋洋地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:看书评区的盆友们讲,就我这一天两章的更新速度,光靠每天登录签到领的免费币都够用了。汗一个,那就请大家多多订阅,俺尽力多更。不过今天一号是?我过两天要去
 
剧组客串一个角,是自己的书改的,《回到明朝当王爷》,之前我在电影《傲娇与偏见》里也客串过角,比现在这个角戏份少,当时都拍了足足一宿。恐怕拍摄期间那几天更新反
 
而会慢些,提前跟各位仁兄仁姐、贤弟贤妹打声招呼,多多包涵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第087章 闲人柳下
 
    第087章 闲人柳下
 
    荆王李元则在车上站定,武士彟立即趋前几步,含笑长揖:“利州都督武士彟见过荆王殿下!”
 
    荆王李元则从脚踏上走下来,笑容满面地上前挽扶:“哎呀呀,大都督免礼,免礼,快快平身。零九小說網”
 
    武士彟微笑站起,肃手引见道:“殿下,这位便是拙荆杨氏。”
 
    杨夫人盈盈一福:“妾身见过荆王殿下!”
 
    武士彟又道:“这是犬子元庆、元爽!”
 
    武元庆和武元爽上前见礼:“见过荆王殿下!”
 
    武士彟一一引荐,神态从容。他是一方封疆大吏,李渊未做皇帝前,与他是称兄道弟的交情。李世民登基后,他也是一方重臣。而李元则不过是李世民二十多个兄弟中的一个
 
 
    普通人眼里,一听说某人是王爷,是皇帝的亲兄弟,怕不得诚惶诚恐,但是到了武士彟这个级别的人物,还真未必把他太放在眼里。当然,面上功夫还是要做到的。
 
    李元则含笑接见,不时说着免礼,一双眼则睃来睃去,看得眼花缭乱。
 
    “嗯,这就是父皇亲自赐婚给武都督的那位杨氏夫人了?真如一枚熟透了的水蜜桃儿,够味!”
 
    “咦?这小娘子也不错!她是武家大闺女?和杨氏夫人俏如一对姊妹花呢,嘿嘿……”
 
    “这华姑是二丫头?小小年纪,已经是个美人胚子,假以时日,必是一个美人儿!”
 
    李元则这位王爷满脑子就只有裤裆里那点事儿,转的那点念头龌龊不堪。可他又不好紧盯着人家的女眷看,只好一边应付着武士彟的慰问,一边见缝插针地这人瞟上一眼、那
 
人睃上一眼,眼神飘飞,忙得不亦乐乎。
 
    这时,接到消息晚了一刻,忙也收拾停当赶来迎接的杨千叶带着墨总管、冯二止也到了。李元则一见,心中又是一荡:“武家真是养了好几朵奇花啊,一个个瑰丽非凡,此女
 
尤其出众。刚还说那武顺与杨氏明明是母女,却似一对姊妹花,这真正的姊妹花就到了。”
 
    只是……
 
    想到武士彟乃一方军镇重臣,不是任他的小吏,李元则不禁叹了口气。可惜了,这一朵朵的花儿,却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焉。李元则心有所思,这一声叹气下意识地就溜了出
 
来,而非在心里叹气。
 
    此时,武士彟刚刚问到:“圣上龙体可康健否?”
 
    李元则一声叹息,武士彟不由一怔,有些紧张地道:“怎么,可是圣上龙体有所不适?”
 
    “嗯?啊?唔……非也非也,本王是因为一路舟车,过于疲乏,有些胸闷气短,出了口大气,呵呵……”李元则情急智生,匆忙应付过去,暗暗惊出一丝冷汗。
 
    这问题让他怎么回答?说皇帝身体很好?那你叹什么气,皇帝身体康健,你很遗憾么?说皇帝龙体不适?李世民明明活得活蹦乱跳的,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
 
    经这一下,李元则可不敢再胡思乱想了,只得把目光从那花儿般娇俏的一张张面庞上挪开,收敛心神,专心与武士彟说话。零九小說網
 
    李元则把袁天罡也介绍给了武士彟,袁天罡的声名此时在民间尚不如何彰显,但官面上许多人家却是知道这个人的,尤其是他本就是在四川为官,巴蜀一带的官宦人家尤其知
 
道他的威名。
 
    华姑一听此人是袁天罡,不禁有些惊奇,偷偷瞟他一眼,心道:“此人据说也是个通晓神仙术的,却不知他和李鱼哥哥谁更厉害。以我看,一定是李鱼哥哥能耐一些,有机会
 
得让李鱼哥哥好好教训教训他,让他欺负我,哼!”
 
    恰在此时,袁天罡笑微微地向她这边看了一眼,华姑心头一跳,急忙转眼他顾,装出一副烂漫天真的孩童模样,心想:“他看我做什么,总不会我想些什么,都被他猜到了。
 
 
    自从得知荆王巡视巴蜀,将到利州,武士彟便已着人整修李孝常的别院滴翠台!如今已将那里整修完毕,但亲王驾到,如果不做款待,径直送去滴翠台,未免太过失礼。所以
 
双方一一见礼完毕,武士彟便请荆王入府,吩咐人置酒宴接风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武府中设宴为荆王接风,因荆王来得仓促,而且武士彟眼下正与任太守结怨,所以便心安理得地没有通知任怨。先与荆王接触一下,他也正好探探荆王的口风,尤其是皇帝对
 
于在何处安置荆王是否已经有了想法。
 
    而李鱼此时则已带着陈飞扬和狗头儿到了司马府。司马府较之都督府和太守府差了不只一个档次,一方面司马比这两位大员级别要低些,而且实权有限,二则也是因为任怨太
 
过跋扈,柳下挥在利州任上,一向比较低调。
 
    李鱼在门前站定,狗头儿上前耀武扬武地让门子进去传报。狗头儿以前哪里敢在官员府邸前溜达,更不要直接站在门禁前面了。但是跟着李鱼,他可是连堂堂太守都整治过的
 
,小人得志缺少稳健上升过程中的沉淀与积累,难免就会有点“飘”了。
 
    柳下挥正在后花园中由两个侍妾伴着,在那硕果累累的柿子树下吹箫。他这箫可是真的箫,不比李鱼常常携到屋后竹林,却从未吹响过一声的哑箫。
 
    一曲“碧涧流泉”,时而轻快欢畅,时而呜咽缠绵,洞箫技巧极是高妙。一曲吹罢,两个侍妾一个口对口儿地向他递过剥了皮剔了核儿的葡萄,一个捧过身旁山泉水烹制的香
 
茗,正自得其乐间,家人跑来禀报:“老爷,小神仙李鱼求见!”
 
    “李鱼?”
 
    柳下挥微微一怔,马上就想到了李鱼此来的目的。别看他总是一副对州府事务不闻不问、逍遥自在的闲人逸士模样,可这利州府中大事小情,却几乎没有一桩能瞒得过他的耳
 
目。
 
    柳下挥不想插手任太守与小神仙之间的恩怨,但恰也因为这个人是小神仙,他就不能不多做思量。柳下挥负着双手,在树下泉间缓缓散步,背负双手,洞箫在掌间有一下没一
 
下地敲打半晌,忽然顿住身子。
 
    “请他书房相见!”
 
    “柳下司马在书房见我?”
 
    李鱼听司马府管家一说,便是微微一怔。官场中有人的讲究极其繁琐,但也各有寓意。客厅中相见,花厅中相见,书房中相见,含义是不同的。但凡在客厅见的,那就真的是
 
客,普通的或者交往不深的客人。在花厅里见的,要么是极熟悉的朋友,要么就是自家的亲眷,不是什么客人都能进去的。
 
    而书房这种所在,则与对方的身方、彼此关系的远近都没太大关系,而是只有极私密、极要紧的大事,才会约在书房相见。这种地方,是不需要太多人陪同的,连丫环侍婢都
 
要退至房外等候传唤。
 
    李鱼点了点头,说服柳下挥的把握更大了几分。因为这柳下挥明显是个聪明人,因为他是聪明人,所以他已猜到了自己此来的用意。猜到了自己此来的用意,依然决定相见,
 
说明这位柳下老爷确实有一颗不安份的心。
 
版权所有:金祥彩票网址登录,金祥彩票手机版app,金祥彩票官网注册地址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